417005资讯网

欢迎您光临本站
首页 > 资讯 > 正文

因8元修理费 云南男子身负命案17年后被抓 另一人名下多处房产、保时捷 正被网上追逃

2021-06-05 20:00
0 0 11

17年前的一个夜晚,一场打斗在云南省镇雄县亨地乡亨地村(现泼机镇亨地村)发生。

这场打斗因8元钱的修理费而起。案发前数天,因这笔修理费,亨地乡居民朱飞与邻居申东,在大街上发生口角。

朱飞是申庆贤的妻子,申东是申时登的儿子。申庆贤认为申时登欺人太甚,找来毕节市七星关区青场镇的“小二兵”、“小金金”二人帮忙。2004年10月5日晚,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去了受害人申时登的家。

“小二兵”和“小金金”是吴长兵、吴权恩的诨名。离家之前,申庆贤顺手抓了一个手电筒。到了申时登家双方三言两语后,冲突来临。吴长兵、吴权恩摁住申时登的手脚,申庆贤用手电筒“一顿乱打”。一天之后,申时登因颅脑损伤死亡。

申庆贤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吴长兵逃亡了两年后,一度被取保候审。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吴长兵被人举报,今年1月20日,吴长兵被云南镇雄县公安局执行逮捕。今年4月,吴权恩被镇雄县公安局列为在逃人员上网追逃。

5月20日,镇雄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吴长兵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

8元

在法庭上,申华国又见到了17年前上门的陌生男子,“那一次他穿着一件灰色上衣,这一次他穿着囚服。”申华国是受害人申时登的第3个孩子,事发时他只有14岁。

申华国记得,那晚他和家人在家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其母吴孝克打开门,他看到上门的人,是村里的申时贤,及两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吴孝克不知道这些人的来由,还第一时间随着孩子的辈分,喊了申时贤一声“五姥爷”。但申时贤当时是上门讨说法的,相随的两个陌生男子,是诨号为“小二兵”和“小金金”的吴长兵、吴权恩。“他们问我爸,申庆贤与我哥申东的事情怎么办?我爸叫申庆贤自己谈,但他没有讲话。”申华国回忆说。

▲二层小楼为案发地

受害人申时登是医生,家里设有药房;行凶者申庆贤开修理铺,十八九岁时,他曾去过广西玉林,当过电器修理学徒。申华国说,两家都是申姓,且相距只有数百米,但他们并非近亲属,其母吴孝克喊申庆贤“五姥爷”,仅是出于礼节。

两家人的矛盾,源于8元钱的修理费。案发前一年,受害人申时登的大儿子申东在行凶者申庆贤的修理铺修过一次功放器,一直没付8元钱维修费。案发前数天,申庆贤的妻子朱飞在当地一市场遇到申东,问起修理费一事,申东说自己没钱,朱飞遂问“是不是不想给了?”她指着申东,脸部被申东打了一拳。

谈及这场冲突,双方叙述的细节并不相同。申东称,朱飞被打后叫来申庆贤,申庆贤“提着一根钢管追我”,他拿一把锄头对峙,但双方并未打斗。

申庆贤则称,其妻朱飞怀孕,“被申东抓住头发打”,其听后很生气,但他去现场时“已经散伙”。不过,其妻子披头散发,脸上有抓痕。他气愤不过,于是找到申时登,“但申时登语气很是高傲,他妻子也说,我们多次当众要钱,让他家很没面子。”

行凶者申庆贤供述,他认为申时登一家欺人太甚,就想着“暗暗找几个人打他一顿”,但他“又怕把事情搞大承担不起”。数天后,他去毕节进电器,见了“小二兵”和“小金金”这两个“朋友”。

申庆贤讲了妻子被欺负一事,想请他们帮忙“出口气”。二人答应数天后去镇雄。

电筒

行凶者申庆贤告诉警方,他并不知道“小二兵”和“小金金”二人真名。2004年10月5日晚,“小二兵”和“小金金”带了另外三个年轻人上门。

晚餐的主菜是羊肉,席间还上了酒。觥筹交错间有人问申庆贤:“与申时登家的事情怎么样了?”申庆贤答:“还是摆起”。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又有人提到:“你忍下去,他就以为你怕他,以后还会欺负你。我们还是现在就过去跟申时登讲讲。”

申庆贤称,他们一行6人,出门的时间约为晚上8点,他拿了一个深绿色的橡胶电筒带路。一行人到了街口的受害人申时登家,申庆贤推开小门,喊申时登的奶名“小初五”,问他是否在家。

受害人申时登的妻子吴孝克开了门,申庆贤、吴长兵、吴权恩三人进了门。吴孝克见“五姥爷”带来的人有点多,悄悄把申华国拉到旁边药房,要他快去派出所报警。

▲死者申时登 受访者供图

“我正准备出门,一个胖胖的男子就拉住我,说再叫就一刀砍了我。”申华国告诉红星新闻,他并没有看到这人带刀,“但站在屋外的,有七八个人,有人拿着锄头、木棒。” 

行凶者申庆贤供述:双方谈起朱飞被打一事,争吵中,申庆贤称,“你真是一辈子欺人惯了”,受害人申时登听罢大怒,一把揪住申庆贤的衣领。见僵持不下,“小二兵”和“小金金”二人将申时登按在床上,申庆贤拿起手电筒“狠狠地”敲打申时登头部,具体多少下他记不清,“看到他头部流血,我才停手”。

申时登尸检报告记载,申时登被他人打伤后,送镇雄县人民医院外三科抢救治疗。2004年10月6日申时登抢救无效死亡,尸检结论为:系颅脑损伤死亡。

行凶者申庆贤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6月10日被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据相关刑事裁定书,申庆贤的刑罚后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之后因认罪悔罪、接受教育改造等又多次减刑,刑期至2020年4月24日止。

潜逃

云南省中安监狱位于曲靖市,是一所高戒备重刑犯监狱,申庆贤在此服刑。2020年4月,申庆贤出狱回了老家。17年过去,当年的亨地乡亨地村,变成了泼机镇亨地村。

“全变了,房子现在破破烂烂。”申庆贤告诉红星新闻,在监狱里,他积极接受改造、认真学习法律,“我犯了错,就应该接受刑罚”。他说,当下社会治安好,放到现在,当年那种事就不可能发生。 

案发后,当地一些民众出具联名请愿书,称行凶者申庆贤“不是凶残之人”,反倒是申时登性格暴躁,“不时欺压乡邻”,申庆贤的行为是“为民除害”。对此申庆贤的儿子申华国称,这些联名请愿书的签字者,“都是申庆贤的亲戚朋友”。

“小二兵”、“小三兵”都是吴长兵的绰号,“这些年,我家人一直在控告他和吴权恩等人”。申华国说,此案中的其他涉案人员“一直在家未被抓捕”。他们在控告书中称,吴长兵、吴权恩等人欺压百姓,是黑恶势力。

▲开庭前,受害人家属与代理律师付建合影

受害人代理律师付建告诉红星新闻,吴长兵2006年曾被刑事拘留取保候审,2012年,吴长兵因强迫交易罪被判过刑。2020年12月14日,吴长兵接辖区派出所电话后赶到派出所,之后被警方收押。

申庆贤称,当年吴长兵、吴权恩在现场没动手,“但拉了架”。吴长兵则供述,他没有参与打架,“连拉架都没有”。吴长兵告诉警方,案发后他曾潜逃一年,原因是“不懂法”。

死者申时登的弟弟申云盖称,他从侧面获悉,警方称吴长兵“涉案在逃”,这次是“主动投案”。吴长兵之所以在17年后收押,除了死者家属不断控告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被他人举报,“有人为了立功,向警方供述了吴长兵的一些私人信息,说吴长兵是命案在逃嫌疑犯。”

申云盖说,这名举报人称,吴长兵、吴权恩二人均开设了公司,吴长兵搬离了原籍村子,吴权恩在昆明有多处房产,名下还有保时捷豪车。他说,吴权恩曾涉嫌其他故意伤害案,后又涉嫌强迫交易案。

审理

对本案相关追查工作的介绍,镇雄县公安局暂未回复红星新闻。据镇雄县公安局于今年4月26日发布的《悬赏通告》,吴权恩因涉嫌故意伤害案,已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

▲4月26日,镇雄县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本案涉案人员吴权恩在列。

2021年1月20日,吴长兵被镇雄县公安局执行逮捕。5月20日上午9点,吴长兵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在镇雄县人民法院开庭。

“对我家人来说,吴长兵受审,代表着阶段性的正义来临。”申华国说,法庭上吴长兵侧背着身子,他看不清楚吴长兵的样貌。这是案发17年,申华国第一次见到吴长兵,“他说他是自首的,可他又说,没有碰到我父亲,他的说法自相矛盾。”

据镇雄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2004年10月5日晚8点左右,镇雄县泼机镇亨地村村民申庆贤(已判决)与申时登因纠纷产生矛盾,申庆贤邀约到其家中玩耍的朋友吴长兵、吴权恩等人到申时登家中,申庆贤与吴长兵、吴权恩三人进入屋内与申时登发生口角后,被告人吴长兵、吴权恩(另案处理)将申时登按倒在床上,申庆贤用充电式手电筒在申时登家中将申时登打伤,申时登送医抢救无效于同年10月6日死亡。

▲起诉书

镇雄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吴长兵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法庭上,受害人代理律师付建提出了管辖权问题,“本案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法律规定应当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因此我们提出,应该由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其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吴某某在2006年1月份取保候审之后,又犯强迫交易罪,在2012年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根据法律规定,判处缓刑之前有其他犯罪的,应当合并执行,但是法院并没有合并执行,因此我们要求法院对此做出审查。”该案择期宣判。

申华国说,他在大街上会偶遇申庆贤,“他脸上有一颗痣,应该不认得我,毕竟当年我还是一个少年。”他说,现在他的期望,是警方能尽快抓到吴权恩。

红星新闻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

编辑 郭宇

暂无评论

文明用语

Copyright 417005资讯网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资源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您尽快联系我们进行处理。